所在位置:首页 > 资讯 > 聊医药 > 正文

中药现代化要靠浓缩,而非提纯

来源:太医园作者:刘弘章2019-07-05 17:11聊医药☆收藏

 

   本  期  导  读    

提纯是中药现代化的方式吗?中药现代化应该走浓缩之路,而非提纯。

 

 

1.草药提纯之后就出现了毒性

 

目前草药提取物:黄芪、越橘、蒲公英、辛弗林、甘菊花、当归、紫锥菊、淫洋藿、人参、银杏、葡萄籽、绿茶、大豆异黄酮、蒺藜子、红景天、大黄、红车轴草、问荆草、卡瓦、牛蒡根、黑升麻、何首乌、绞股蓝、葡萄皮、山楂叶、水飞蓟、灵芝、五味子、白柳皮、番茄红素、贯叶连翘等,大量地出现在市场上。

但是有关草药注射剂的临床不良反应的报导,也是逐年增加;尤其是中国大陆的过敏反应特别多。如果不认识其研究与开发中的主要问题和其利弊,那么其潜在的危险因素将给病人带来更大的痛苦。

这是因为中草药注射剂的研究难度大,有效成分、不明成分和杂质在多数情况下难以区分,提取纯度难以达到要求。其次,在提取、精制过程中,难免会混有如蛋白质、鞣质、树脂等可能产生变应性反应的物质或杂质。

尤其是中国的中药材受到化肥、农药的污染,因此草药提纯的难度太大。

据说,中国的参芪注射液、双黄连注射液、川芎嗪注射液、丹参注射液等,给病人使用之后,经常出现过敏反应。

中国的制剂研究水平与国外相比,尚存在较大的差距,尤其是草药制剂的研究水平更有待进步的提高。

 

2.然而草药必需提纯

 

什么?你刘弘章刚刚说完草药提纯不好,怎么又说草药必需提纯呢?是的,这是西医的需要西医需要作用快速的药物从事手术、抢救工作;但是化学药物的高度毒性,影响了临床。为了保证手术、抢救的安全进行,西医需要使用低毒的药物。

世界上最早研究草药提纯的是西欧,他们从金鸡钠皮的树皮里提取了奎宁、从爱尔兰的民族医生的药丸里提取了洋地黄毒甙、从马拉雅拉姆的民族医生的药丸里提取了降压灵。

中国也有这样的能人,他叫赵承嘏,字石民,生于1885年,卒于1966年,享年81岁。江苏省江阴县人,是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的博士。1925年,赵承嘏到北京协和医学院任药物化学教授兼药理系代主任,开始了草药研究工作,对麻黄、延胡索、莽草、贝母、钩吻等的化学成分进行了研究,发

表了论文10余篇,成为我国草药化学研究的先驱者然而这些科学家不是为中医服务的,他们是为西医寻找低毒药物;而且他们不是研究中药提纯,而是叫生药提纯。

也就是说,现在许多人糊涂了,一提草药,他们就说是中药;一提草药提纯,他们就说是中药提纯。岂不知西医也研究草药?

我们北京医学院也有生药专业,有许多教授、学生;他们每天就是学习研究草药的化学成份,并且搞草药提纯;但是他们与中医是两码事!

20世纪70年代,中国从草药青蒿中成功提取的抗疟新药青蒿素,被有关报纸吹嘘为中国中医药研究的重大科研成果,并荣获1978年科学大会奖。

可笑吗?很可笑!因为青蒿素已经被世界卫生组织,从草药的队伍中清除出去,随之列入了西药的队伍。

 

3.中药现代化不能搞提纯

 

据说,实现中药现代化,已成为中国中医药界响当当的一句口号。但对于何为中药现代化却各有各的说法,有的人认为要搞清中药的有效成分,并进行提取;有的则认为能与世界接轨即是。2004年6月,北京中医药大学药学系的六个学生,找我聊天

学生说:“刘老师,中药必需现代化吗?”

我说:“什么叫现代化?”

学生说:“刘老师,就是搞提纯

我说:“不要包二奶。”

学生们一愣:“刘老师,谁包二奶?”

我说:“你们。”

学生们笑了:“刘老师,我们还没结婚,怎么包二奶?”

我说:“这山望着那山高,不务正业;这就叫包二奶

学生说:“刘老师,我们明白您的意思,要安下心来学习;可是学什么呢?”

我说:“内行看门道,外行看热闹;你们还是外行。”

学生说:“刘老师,我们学习了四年,还算是外行?”

我说:“四年懂个屁,我都学习四十年了;还得请教同仁堂的老神仙。”

学生说:“刘老师,同仁堂还有老神仙?”

我说:“傻了不是,同仁堂的老药工,那可了不得

学生说:“刘老师,他们是哪毕业的?”

我说:“他们是药材堆里毕业的,比你们强百倍。”

学生说:“刘老师,中药的杂质太多,影响疗效。”

我说:“你吃的饭里杂质也多,也影响进餐。”

学生说:“刘老师,您说不能提纯?”

我说:“是啊,一提纯就有毒了。”

学生说:“刘老师,为什么提纯反而有毒?”

我说:“知道吗啡吗?”

学生说:“知道,刘老师。”

我说:“吗啡是从鸦片里提纯的,它的毒性是鸦片的百倍。”

学生说:“是的,刘老师。”

我说:“知道麻黄素吗?”

学生说:“知道,刘老师。”

我说:“麻黄素是从麻黄里提纯的,它的毒性是麻黄的百倍。”

学生说:“是的,刘老师

我说:“知道乌头碱注射液吗?”

学生说:“知道,刘老师。”

我说:“乌头碱注射液是从鸟头里提纯的,它的毒性是乌头的百倍。”

学生说:“是的,刘老师。”

我说:“知道就好。”

学生说:“刘老师,那怎么提高中药的疗效呢?”

我说:“两个字,浓缩。”

学生说:“刘老师,我们老师没教过

我说:“所以你们还得学习。”

学生说:“刘老师,浓缩是中药发展的方向吗?”

我说:“当然。”

是啊,中药是中药材、中药饮片和中成药的统称;中药要强调安全性,不能再走西药的老路。

 

推荐阅读

科学反对迷信,但有人却迷信科学

关于改进刘太医开胃汤煎煮方法的思考

刘弘章:《黄帝内经》与太医养生

最全的刘太医养生十条全文

刘纯刘太医提出人要接地气的健康养生理论

太医独特的望诊手段:诊病看脚掌

刘太医开胃汤重用山楂临床实践原理

刘太医的“七不治”和倪海厦的“十三不治”

刘弘章:我的老婆有点儿悟性

     

参考文献:

[1] 刘弘章,刘浡.《是药三分毒》内部版本, p160-163

太医园系列公众号是太医文化研究学习平台,大多数内容来自刘弘章先生著作及手稿作品。原作者若对本公众号刊登的信息有异议,请与我们联系。联系邮箱:wx@taiyi.cc

 

 

 

刘太医养生论坛发帖交流

↓↓

 

本站文章凡是标明来自于三七养生网(37ys.com)的,均属本站或联合平台原创。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。
其他文章由互联网用户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有版权争议,可联系我们,一经查实立即删除。
版权争议举报邮箱:jubao@qfyer.com
标签
全部评论(0)

还没有发表过点评,快来占领我吧!!!!

发表评论
返回顶部